Wednesday, 17 February 2016

二十年以后

摄于Ribe, 丹麦

说真的有些时候当决定要忘记,就真的可以忘记。连名字回想起来都倍感吃力。或许你的放手会让我忘记你。一段日子后,真的,你的名字我也再也想不起。

二十年以后当我们擦肩而过,我们还认得出彼此吗?还是我们都假装不认识,低着头看着电话,还是假装微转着头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个微笑,一幅幸福的样子?

可是如果你还认得我,就向我打个照呼吧!-----

-----就算没有其实也没关系,大家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不在乎天长地久,更不再再乎那曾经拥有。

Sunday, 7 December 2014

伦敦的夜

英国会大厦
巴塞罗那的短程假期结束后,又是另一场工作的开始。

因为工作的关系,第一次踏上这个城市,对她的印象只是黑夜。抵达希思罗机场(Heathrow)时已是入夜时分,便在机场门口叫了传说很贵很贵的伦敦黑的士。搭上那的士每隔几秒就以二十仙的倍数跳着,我的心也跟着那表在跳。到了酒店门口总共是八十英镑,折合马币四百大元!当然这笔钱是公司出的。

来到伦敦,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黑夜里,她的有些街道,建筑格局都让我感觉像槟城老区。槟城是前英殖民地,当然会让我有这样的感觉。

白天工作,还好入住的酒店在伦敦眼附近,晚上可以摸黑沿着泰晤士河(Thames river) 附近走走。晚秋夜里的冷风,吹着入夜的泰晤士河畔,游客、跑步的人、散步、行色忽忽的下班族,都挤在一起。重要重要熟悉的旅游景点都在附近,英国会大厦、伦敦桥、伦敦眼等。虽然没什么时间逛,尽量步行,到此一游。

儿时童谣,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Sunday, 30 November 2014

圣家堂的银河系 (La Sagrada Familia)

圣家堂上的银河

法国的工作暂告一段落,乘着去英国工作前的空档,与同事一起飞到巴塞罗那(Barcelona)来个短程假期。

这里的建筑风格不比巴黎来的精细华丽,却是大器粗犷,是前高迪时代的建筑。建筑用的石头也以暗色为主。加上阴沉的天气,心里也是莫名忧郁。

这座城市从地图上看来,就像由许多的四方格子组成。也拜高迪 (Atoni Gaudi)这富有无穷想像力的天才建筑师把所谓的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建筑艺术风格发挥的淋漓尽致。几十座超前无后的建筑让巴塞罗那这座城市锋芒尽显。

来到圣家堂时,还好不是游客高峰时期,但也整整排了两个小时的队。

圣家堂里头根本不像是个礼拜场所,更像是能让人们走进去的雕刻艺术品。漫天漫地的图案雕刻及其设计一幕幕让我们目不暇给。圣经里头的寓言,故事都尽显在雕刻艺术中。

这里有她自己的小宇宙。我想神对人类恩赐的想象力都充分的注入于此,毫无忌惮的发挥。难怪高迪对人家说,他的客人(天主)并不急要他交货。天主正是于此来彰显祂的力量。

这里看似复杂琳琅,但那都是由“一”而衍泭出来的。 

万物生于三,三生于二,二生于一,一生于道。圣家堂要表达的根本简明质朴。

Saturday, 29 November 2014

小时候

Follow me
看着这小孩,步伐蹒跚,妈妈在一旁守护着。弟弟随后跟着,由爸爸照顾。十分典型年轻家庭出游的景象。

小时候,当爸妈还年轻时,我想是跟现在的情景一样。

Tuesday, 18 November 2014

Mont Saint Michel (圣米歇尔山)

Mont Saint Michel 全景
从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 机场出来,我们便乘着出租车驶了差不多五个小时的车程来到布列丹尼, 圣马罗(Saint Malo)海边。因为海岸平原的关系,远远就看见这犹如童话故事里国王的城堡的圣米歇尔隐修院。

她其实就像巴厘岛的Tanah Lot的神庙的放大版。涨潮时犹似一座孤岛被海水包围;退潮时可以步行前往。当然是步步艰辛。所以管理局就建了道桥,乘着来回巴士到圣米歇尔的山脚下。

这里就是一座中世纪的古镇。由山脚开始就是以前的民居。现已都是餐馆和精品店。一路向上,到了修道院(也没什么特别),又从岛的另一边沿着蜿蜓村路而下。经过家海鲜餐馆,午餐时间。

来到这就是要吃当地特产--蓝贻贝 (bouchot mussels)煮白酒,配薯条。道地当地人的吃法, 吮着mussel壳里白酒加蓝贻贝鲜汁;再点了 St Malo知名的苹果西打酒 (apple cider),要命!吃的很爽,很享受!


500克bouchot mussels,加薯条加apple cider--满足!



Sunday, 16 November 2014

Cancale(康卡勒)

Cancale 沿海街道。夕阳时分。
据Stephan这个道地的Cancale人说,这小镇居民有六千。夏日旅游旺季着小镇人流量四万。真的挤爆这小镇。

Cancale颇受本国(法国)游客,当然也有很多日本游客的喜好。来这里无疑就是吃当地盛产的海鲜。以新鲜生蚝、贻贝(mussel)为主。这里有好大的生蚝繁殖场,游客可以选择自己亲自下场採蚝,享採蚝之乐。

布列丹尼海岸,尤其在Cancale, 由于每天退潮时海水可退至十几公里。这得天独厚天然海域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养蚝地方。因为涨潮退潮海浪的冲力,能让生蚝的肉特别肥美。


左图:偷得浮生半日闲,caramel lemon soda。好喝!
右上:Brown crab及其他冷海鲜。吃不完,而且几个月都不吃海鲜了!临时海鲜恐惧症!
右中: 不同品种的生蚝。
右下:生蚝繁殖场。

窗外

Cancale (康卡勒)正当退潮海滩
来到布列丹尼康卡勒海皮街道的一家小旅馆。客房在三楼。气吁吁的扛着行李箱爬上狭窄的梯级。

秋季入冬的时段,并不是康卡勒的旅游旺季。所以房东任我们选了间打通的家庭式客房。有赚到。

摆好行李箱,打开客房的窗户,看到的就是这般的景色。渔船三三两两搁浅在退潮的海滩上;秋天温和的阳光,照在静瑟的海滩和街道上。

我梦想的窗外世界很简单。就像现在这样,寂静的窗外。待她涨潮时,乘着小船,荡漾到彼岸。与彼岸生活的人们交际着。待过几天涨潮时,又荡着自己的小船回到属于自己的岸边。。。